<listing id="3lpap"><menu id="3lpap"></menu></listing><meter id="3lpap"><strong id="3lpap"><s id="3lpap"></s></strong></meter>

      <meter id="3lpap"></meter>
    1. 為什么你愛吃辣椒?

      日期: 2020-09-23 08:15:02 人氣: -

      在說為什么你愛吃辣椒之前,先說說辣椒為什么會辣。簡單概括的話,這個話題的結論是:

      野生辣椒的辣,是自然篩選的演化成果,是為了滿足辣椒的生存需求;

      種植辣椒的辣,是人為篩選的馴化成果,是為了滿足人類的生理需求。

      以某種并不嚴謹、但便于理解的比喻來說——任何生物個體,都只是承載基因的工具,生物生存的重要目的,就是要把基因傳續下去。許多生物的奇特習性,都是為了滿足繁殖的需求。

      對植物來說,既要保證種子的存活,又要把種子撒播到盡量廣泛的區域,這樣做的目的在于——既可以避免種子聚集在一起互相爭奪陽光和養分,又可以避免一個區域的干旱、洪澇等極端情況把所有幼苗一窩端。一些植物依靠自己的能力完成這一目的,比如蒲公英讓種子隨風飄蕩;一些植物利用其他生物完成這個目的,比如蒼耳,它的果實上有許多鉤刺,可以掛在路過的動物的毛發上到處游走;還有許多植物,采取了“賄賂”的方式來播種,最常見的就是桃子杏子櫻桃這一些,它們的果皮甜嫩多汁,種子卻被堅硬的核保護,許多動物被果皮吸引而來,吃完果皮之后,就把核隨意丟棄,無意的幫助它完成了播種。

      野生的辣椒,采取的正是類似于桃子的這種播種策略。

      或許你要說了:媽蛋,辣椒那么辣,誰會和吃桃子一樣趨之若鶩的幫它播種啊,摔!別急,我們要解開這個疑惑,首先得弄明白辣椒為什么會讓你有辣的感覺。

      雖然辣椒早已取代了茱萸、花椒,成為六味中“辛”的代表,但嚴格的說辣并不是一種味道,而是一種感覺:辣椒含有一種叫做“辣椒素”的生物堿,這種辣椒素可以和我們哺乳動物體內感覺神經元的香草素受體亞型1(VR1)結合,從而產生一種灼燒的感覺,這就是我們所謂的“辣”。但對于鳥類而言,它們的體內缺乏對辣椒素敏感的受體,也就感覺不到辣。

      哺乳動物和鳥類對辣椒素的不同反應,造就了一種微妙的、對辣椒本身而言非常有利的情況:我們知道,辣椒的種子小且稚嫩,并沒有像桃核一樣堅固的外殼保護,如果辣椒果實被哺乳動物采食,大部分的種子就會被臼齒研磨破碎,失去活性。而辣椒恰好演化出了辣椒素這種物質,辣椒素又恰好可以使哺乳動物產生不適的感覺,這樣一來,絕大多數的哺乳動物根本就不會去碰辣椒。反而是沒有牙齒的鳥類,可以肆無忌憚的啄食辣椒果實,隨后,無法被鳥類消化道消化的辣椒種子就隨著鳥糞被排出,順利完成播種大業。

      我們在談論生物演化的時候,會常常把它誤認為字面意義上的“進”化——有人認為,演化(或稱進化)就是長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更比一代強,物種在演化的道路上會變得越來越完美。這是一個非常錯誤的認識,事實上,物種的變異,往往是隨機產生的——辣椒可能隨機變異出各種不同程度的辣的品種,究竟哪一種最適合生存下去,辣椒本身并不知道。而這些隨機產生的生物特性,又在長期的自然淘汰中被不斷篩選——不利于生物生存的特性被淘汰,剩下的就是有利于(以及無關緊要的)生物特性。拿辣椒這個例子來說,可能一開始也有不辣的辣椒,但這種辣椒的果實顯然會被哺乳動物采食,大量的種子被牙齒咀嚼研磨破碎,這種“不辣”的基因也就失去了許多傳續下去的機會,最終導致了不怎么的辣的辣椒越來越少,直至滅絕。而比較辣的辣椒因為避開了哺乳動物,才僥幸存活下來并發展壯大。

      在這個案例中,辣椒的辣與不辣,隨機的變異,這些變異的基因最終被哺乳動物和鳥類篩選,只有辣的這一支笑到了最后。反過來我們看看哺乳動物和鳥類,對這二者而言,它們對辣椒素的感受程度的差異,則是無關緊要的變異,并沒有影響哺乳動物和鳥類的生存,所以也就沒有被篩選掉。

      另一個例子則是辣椒和真菌的故事。在玻利維亞生長的一種野生辣椒,生長在干燥地帶的那一些,有的植株結出的果實很辣,有的就不是特別辣;而在潮濕地帶生長的同一種辣椒,卻基本只結出比較辣的果實。這是為什么呢?原來在潮濕地帶有一種可以腐蝕辣椒果實的真菌,而辣椒素對這種真菌有抑制作用,那些不是特別辣的辣椒因為沒有足夠的辣椒素可以對抗真菌,許多果實被腐蝕爛掉了,也就沒有機會傳宗接代,自然也就越來越少,而干燥地區不適合這種真菌生存,所以辣和不辣的辣椒都有機會播種生存下去。這又是一個自然篩選的過程。

      辣對于辣椒本身的生物學意義我們基本就說完了,這樣一來就產生了一個問題。既然絕大多數哺乳動物都對辣椒避之不及,為什么作為哺乳動物的人類,卻依然對辣椒如此癡迷呢?這不是違背了自然規律嗎?

      其實不然,人類對辣椒的偏愛,也有其生物學的緣由。

      我們前邊提到,辣椒素和人體內VR1結合后,產生了一種灼燒的感覺,我們的大腦在接受到這種感覺后,會本能的認為我們被灼傷,就開始釋放一種鎮痛物質——內啡肽,這內啡肽呢,是一種內成性(腦下垂體分泌)的類嗎啡生物化學合成物激素,它的作用主要是用來止痛,卻同時也會產生類似于嗎啡、鴉片劑一樣的……快感……最早食用辣椒的南美原住民,和可能在幾次誤食辣椒后,發現辣椒的灼燒感并不是長期持續的,而在短暫的灼痛之后,還有一絲絲的愉悅,這感覺,還尼瑪挺好的……這可能就是許多人癡迷辣椒的最原始動力。

      評判辣椒的“辣度”,有一個專有的單位,叫做“史高維爾單位”(SHU),SHU越高,辣椒就越辣辣椒越辣,腦下垂體釋放的內啡肽就越多,興奮感就越強烈,所以在人類馴化了辣椒之后,就開始人為選育更辣的辣椒。普通的野生辣椒,SHU只有幾千至1萬左右,而在人類的不斷培育下,我們已經得到了SHU達到了3-5萬的小米椒、朝天椒。除此之外,我們還培育出了SHU近乎于0的甜椒,以及SHU高達156萬的卡羅來納死神辣椒,這都是人為篩選的結果。

      文章發布于TA說賬號臥談匯

      上篇:二次元≠動漫?

      下篇:日本武士為什么愛切腹

      福彩3d开奖结果